所在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大河之舞
CORPORATE CULTURE
企业文化
苦难中的幸福
作者:安英丽 发布日期:2017-05-23

 晨起,开窗,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青松的针叶上覆盖着厚厚的白雪,苍翠欲滴;刚刚盛开的娇嫩桃花,在白雪的遮掩下晶莹剔透,依旧倔强地绽放着;一枝枝嫩芽,不顾雪花的阻挠,还要努力舒展身姿,肆意地生长。2017年4月的一天,遭遇如此大雪,有点惊喜,虽然在意料之外。

 生活中有很多事情如同这场雪一样,总在不该发生的时候还是发生了。

 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们从龙羊峡回到西宁要乘坐四个小时以上的通勤车。我习惯于上车后在漫长的时间里睡觉。一次,和菊坐到了一起,同年分配到龙羊峡,关系非常要好。那一路上,她一直在认真地告诉我,儿子什么时候会走了,儿子什么时候会叫妈妈了,所有的话题都是儿子。当时我还不是一个母亲,只是觉得她很爱很爱儿子。幸福地享受着一个母亲的快乐,为她高兴。在自己当妈妈一年后,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她那可爱的儿子从六楼坠落死亡。匆忙赶到她的家中。她一遍一遍地说着,还是儿子。流着泪,不停地指责自己,为什么那会要出去买菜,儿子等得着急,搬来凳子,站在窗边时,为了打开对儿子而言有些费劲的把手,儿子一使劲,小小的身体就不小心飞出去了。当她买菜回来,得知消息后赶到医院,她只用自己的手摸了下儿子的脸,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两年后,她又生了一个儿子,有时通电话时,菊告诉我做梦还会梦到那个逝去的儿子,一个人在山里,使劲喊着“妈妈 ,妈妈”。总是非常遥远,她怎么跑也跑不到儿子身边。岁月真是飞快。如今她的儿子已经就读初三了,因为都忙着照顾各自孩子,我们又好几年没有见面了,但我会经常打电话给她,心情不好时我会倾诉,她总是静静地听着,电话里她的声音一直都是那样不温不火。每次说完生活的不快与失意,我总是茅塞顿开。如果经历过她那样失子之痛,还有什么事情值得让我如此伤心?

 雪是我在就读中专时就认识的,长得高挑端庄,喜欢她的善良大方,一起在校广播站共事了几年。毕业后一直联系。得知老公去世的消息后,我不知怎么安慰她。只好什么都不说。时间是最伟大的治愈师。几年后,她可以笑着对我说:“儿子那时天真地问我,妈妈你说那么小的盒子,爸爸怎么钻进去的呢?”去年她的儿子打篮球时不慎摔伤了腿。我周末专门抽出时间去看望。儿子躺在那里,一米八几的个子,身材魁梧,可是我却看着孩子不禁泪如雨下,我觉得外表再强大的孩子,没有父亲的呵护,生命中的缺失是永远也无法弥补的。她虽然重新组建了家庭,但是孩子会经常去看望自己的爷爷奶奶,失去儿子的老人,孙子对他们来说就是全部的依靠。今年六月份,孩子面临高考。她心态平和,随遇而安。我明白于她而言,一家人健康平安就是最大的幸福。在孩子明年的高考之路上,我也会保持同她一样的心态,经历过丧夫之痛的她让我明白,苦难的生活教会我们对幸福的感受会与众不同。我们从不苛求生活的完美,抱怨生活的不公,努力珍惜当下的幸福。

 下午,空气依旧清新,雪的踪影已经全无,一切恢复春天的模样,昨晚那场雪的莅临似乎在告诉我们,生活最终都要归于平静,惊喜也好,痛苦也罢,什么也经受不过时间的煎熬。生命原来可以如此单纯,心情原来可以如此宁静。

分享:

相关新闻

我的草原

2017-05-23

战长沙

2017-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