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通讯报道
NEWS
新闻中心
【黄河水电好故事】两代人的龙羊情
作者:贾 琼 发布日期:2017-11-03

无意中看到了《中国国家地理》杂志龙羊峡附刊,儿时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杂志中一张张的老照片就像时光机器倒流,带我回到了小时候……

因为父母在龙羊峡工作,所以我的寒暑假都是在龙羊峡度过的,那里有我最美好的童年记忆。

记得小时候,虽然假期和父母都在龙羊峡,但父母们总是很忙碌,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独自在家的,每个小孩的脖子前都会挂着一个钥匙,成了一种标志。那时候我们最喜欢去东大山玩耍,因为那有一个大的铁吊桥是去往山上的必经之路,父母们怕过桥危险,所以不让我们自己去,于是趁着他们上班的时候偷偷去山上玩变成了我们大家共同的小秘密。约上三五个小伙伴一起从摇摇晃晃的铁吊桥上飞奔而过,是最开心的事情。然后比赛揪狗尾巴草,把它们从茎上一根根抽出来,成把的攥在小手中,谁多谁少定要分出个胜负,最后剥叶取蕊送入口中,美美地享受品尝,那蕊软绵绵的,带着特有的青草味,清香甜美,口感好着呢!

记得小时候,小伙伴们成群结队去库区边玩耍,一呆就是一整天。大大的石头堆成了天然的迷宫,大家你藏我找,你跑我跳的好不热闹。或者比赛看谁捡的石头最漂亮,或者看谁用石头摆的图案最漂亮。在别的小伙伴专心摆弄图案的时候坏坏地往水里仍个石头,溅起的水花弄人家一身,逗得自己哈哈大笑,之后又开始新的一轮追逐嬉戏,那时候的快乐很简单。

记得小时候有一年龙羊峡发生地震,儿时的我们虽然听父母讲过地震危害却不以为然,一直觉得大地微微晃动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那时候家家户户都会在夜里睡觉的时候放一个啤酒瓶,而且要小口朝下倒立着,虽然我们都很好奇但都知道那个瓶子是任何时候都不可以动的“禁地”,父母们说这样放着瓶子,如果夜里地震了,瓶子很容易被摔碎,听到响声就要很快跑到外面去。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在偷偷比赛,看谁能在地震的时候最快的跑到外面去,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见过瓶子摔碎的声音,也许它碎过,但大人们觉得不打紧,就没有叫醒我们,因为儿时的梦很美、很甜。

记得小时候,对我们最有诱惑力的就是烤羊肉串了,四号楼楼下一排排的烤羊肉摊一到夜晚飘出来的阵阵肉香,一想起来就会流口水。那时候父母总是在我们吃完晚饭后才去吃烤羊肉,随便吃几串,算是夜宵吧,于是我们就有了一个共同的心愿,什么时候可以直接拿烤羊肉当饭吃,然后一顿吃得饱饱的。为了这个心愿,各自从家里偷菜票的计划就悄无声息的实施开来,每天偷拿几张,积少成多,凑够数的那天晚上在父母们下班前我们先跑去美餐了一顿,那种满足感,我想比买彩票中了头彩还高兴。一直到现在我都认为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烤羊肉串。

记得小时候,听说谁要是能在丁香树上找到五瓣丁香花,对着它许愿,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于是每到丁香花开的季节,我们就不厌其烦的重复着一件事,寻找五瓣丁香花。有运气好的小伙伴找到五瓣丁香花可是不得了,大家争着抢着都想许愿,那就看谁和那个小伙伴关系好,才可以借过来了,然后找到花的小孩瞬间便被大家如“众星捧月”般围绕,只为了能拿到花瓣,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虔诚的许下心中的小小愿望。

现在,小时候摇摇欲坠的铁吊桥早已换了新面貌,如果有时间我带着女儿来到龙羊峡,一定可以放心的让她在上面玩耍。充满欢声笑语的石头堆早已不见踪迹,最美味的羊肉摊也被一排排的绿化带所取代了,只有丁香花依旧努力的绽放着,只是小时候随便就可以摘到的丁香花,现在任凭长大的我怎么踮着脚努力也够不到花了。

童年时光虽然很美好,但这些美好的时光只是定格在假期,因为我只有假期的时间是和父母在一起的。

小时候的龙羊峡正处于建设期,著名水电专家潘家铮在一篇序言中写道:“龙羊峡是万里黄河第一坝,那里千古蛮荒,人迹罕至,高寒风大,严重缺氧,是中国最艰苦的水电工程之一”。 龙羊峡位于海拔2700米的高寒地带,空气中缺氧27%,年冰冻期长达6个月,年平均有6级以上大风80天,坝址远离城镇,四周是荒山峡谷,自然环境异常艰苦。那时候父母总是很忙,为了发电机机组可以早日发电,两三个月甚至半年才能回家呆一天,去看望或者在奶奶家、或者在姥姥家的我。那时候每年开家长会、运动会、联欢会看到别的小朋友都有父母的陪伴,而陪伴我的只有姥爷,我都会很失落,爸爸妈妈是不是不爱我?为什么他们总是不在我身边?

那时候每当看到表妹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在一起,我总会默默的走开,心中很是羡慕的想着,什么时候我的爸爸妈妈回来,我也可以这样开心的和他们在一起呢?

那时候每次埋怨妈妈不在我身边,妈妈就会说“现在是发电机组安装的关键时期,为了它能够早日发电,好多叔叔阿姨都在加班加点的工作着,我当然也要好好工作不能请假回来陪你啊”之后妈妈又说“现在是检修的关键时刻,妈妈忙完了就抽时间回去看你”……可是妈妈总有忙不完的工作,我不能理解妈妈说的话,只是固执的认为父母不爱我,虽然很不高兴但也只能默默的点点头。妈妈总说小时候的我很乖,其实她不知道,那是因为年幼的我总是担心,如果自己不乖爸爸妈妈会不会就不来看我了?

那时候每天晚上趴在窗户边上看月亮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了,因为妈妈对我说,想念妈妈的时候只要看着月亮,妈妈就会在月亮里看着我。

我就这样在思念中,度过了幼年、童年、少年然后慢慢地一天天长大。

是怎样的缘分,工作后的我也被分配到了龙羊峡,来到了这片父母奉献了一生的土地上。别人看到我总会充满善意的调侃妈妈说“真是献了青春,献子孙啊”。每当有人说起“看你多好啊,参加工作了和父母在一起,相互照应着,真让人羡慕。”我总会冷冷的说“有什么好的,小时候需要父母的时候他们不在我身边,现在我已经长大了,父母在不在身边都一样啊!”图一时的口舌之快,说这话的我多少是带着怨气的,所以根本不能体会听见这话的妈妈心中该是多么的难过。

直到现在,我也为人妻、为人母,每次伴随着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声离开家去往龙羊峡的清晨,我心如刀割。这时候我才真正理解了父母的无奈,小时候父母每次离我而去的时候也应该是这样的不舍,父母爱我如同我爱女儿是一样的,但是工作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为了养家糊口过生活,更多的是责任、担当和奉献,他们一直以自己是龙羊人骄傲着,对我的不舍,早已被掩盖。好在现在的交通很发达,我也不用再像父母那样很久才能回家,每周都可以陪伴孩子度过周末时光,才让我对不能陪伴在孩子身边的愧疚之情少了些。

一遍遍翻看着杂志上龙羊峡的老照片,仿佛一下子看到了曾经奋斗中的父母,看到了1990年,龙羊峡发生6.9级“塘河”大地震时的场景,震中距龙羊峡有53公里,部分房屋倒塌,山体塌方。在主震后的3个月里,连续发生6076次余震,父母们住防震棚,睡不好,吃不好,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没有一人退却。同时,电站创下了月发电7亿千瓦时的最高纪录。

仿佛看到了1997年8月5日凌晨,一场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暴雨袭击了龙羊峡。暴雨引发的山洪裹挟着巨石和泥沙,形成巨大的泥石流冲进厂房,造成了设备及进厂公路等遭受严重毁坏的特大自然灾害。面对满目疮痍的厂房和泥水浸泡的设备,父母泣不成声。亲眼目睹惨状的省内外水电专家断言:“没有半年时间,恢复不了生产。”水淹厂房造成发电机层以下通风设备全部停运,机房是全封闭的,新鲜空气进不来,各种废气又出不去,加之淤泥散发的恶臭直刺鼻腔,阴冷的泥浆浸透肌肤,工作环境异常艰苦,难以想象。父母们没日没夜地奋战一心只想着早日发电,在全体像父母一样的龙羊人奋力拼搏下,仅用36天就使四台机组、两条出线全部恢复发送电,创造了中国水电史上的奇迹。

老照片中的一点一滴记录了和父母一样的龙羊人如何用实际行动诠释着“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科学务实、争创一流”的龙羊精神,“龙羊精神”同样鼓舞着这些龙羊人在企业发展的征程中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不平凡的业绩,“龙羊精神”凝结着成千上万龙羊人的心血和汗水,蕴含着龙羊人对祖国的忠诚,记录着龙羊人对祖国水电事业的功绩和奉献。

回忆涌上心头,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站在夕阳下的库区边,大坝锁黄河、高峡出平湖的美景依旧壮观,但现如今的龙羊峡早已今非昔比,从生活区、办公区到大坝两侧形成了绿树成荫、花草相间、雕塑点缀、亭台喷泉相互映衬的花园式厂区,修建了富有时代精神和企业特色的“龙缘园”、“天坤园”。园林以“龙”的造型为基调,因势造景,“龙羊人”、“黄河母亲”、十二生肖等雕塑点缀其中。随着龙羊峡生态景区的开发,黄河大峡谷、土林公园、滨水公园的建成,龙羊小镇旧貌换新颜,昔日的工业小镇开始转型为生态旅游度假小镇,“天上龙羊”的美誉更是名扬四海,儿时记忆中的地方被永久的“封印”在了照片里。

如今父母已经退休,离开了龙羊峡,从意气风发的青年到双鬓斑白的中年人,他们把人生最美好的影像定格在了这片土地,他们一直为自己是龙羊人自豪着!在父母从小的耳濡目染中,他们身上的龙羊精神早已深深根植在我心中,让我接过他们的接力棒,继续在这片土地上奉献着,只愿为这个充满我们两代人回忆的地方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愿它的明天更辉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