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通讯报道
NEWS
新闻中心
【黄河水电好故事】师 者
作者:鲁燚亮 发布日期:2017-12-22

昏暗的灯,隔着破烂的蜘蛛网,照在灰尘满满的桌子上。整个房间显得那么空荡荡,却明显装满着无法散尽的陌生,与呛人鼻喉的冷落......

不知那一刻为何想回头,却见高原一处,万仞奇峰环绕,青天空旷无垠,飞鸟寥寥。心颤颤,眼帘只映来一幕日落西山,晚霞狂燃漫天火红,却难烘烤山外雪山,半点消融。也不知为何又垂头?目落一安然小路幽幽,洁净石台,盘在老树新绿之中。

千里逐梦而来,好一番心潮澎湃,万般憧憬。本想以最惊喜的方式,说一声梦想你好?却似迎着一盆冷水,冰凉刺骨,一时间何堪狼狈,张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们好?!新来的吗?哎呀,年轻人总算是越来越多了,呵呵呵,热烈欢迎啊!就是……这房子空了些日子,看着脏了点儿!不过我曾经住过,收拾收拾,光线倒是挺好的!”一中年男子一身朴素工装整齐,不知何时闪进门来,或四十左右,打量着房间说。

难忘和师父邹丽生第一眼的相逢,一副规矩的眼镜后面,遇到的第一张笑脸。顷刻便驱散了游子心中,来自于陌生地界那份无名的惶恐。

昔闻黄河水,今见黄河人。还未看到大坝的雄伟,却是先感受到了水电人的温存。

自此后,从学生变成职工,寒来暑往匆匆。常吃他的饭,常听他的课,毫不客气的收下他赠送的书。月明星稀夜,跟着他通宵值岗,同守万家灯火;节庆驻站时,夜下窗前,共将思念融入琴声;失落烦躁时,情不自禁就想与一人翻翻心事,发发牢骚。

属于家的那份坦然与惬意,慢慢的渐渐浓厚,竟然许久未曾再想起,其实身在天涯远处。

“不行不行!你这个学的太死板,太肤浅!集团公司战略调整,深化改革很快就会落实到方方面面!我年纪大或跟不上,你们却充满希望啊!年轻人,天翻地覆的变化中,你这三拳两脚,我看着着急呀?我们厂设备换型改造明显增多,新设备,各项专业知识集中度很高,有不明白的地方很自然很正常,千万不要逃避,蒙混对待!我这个年纪还学个不停,你们年轻人,总该比我要强些吧?”,他那次车间午饭时,又考问了好多业务技能知识,我遮遮掩掩的解答,第一次惹他震怒非常,他锁眉摇头不满意。或是看到我有些难堪,又忙转脸微笑,好半天打气,夸我聪明,才让我有个台阶下来。

“没有关系,专家教授也是学出来的!抓紧时间,年轻就是资本,一定要好好吃透业务,咱们有基础,学起来非常快!再说现在学习资源这么多,只要踏踏实实,埋头拼搏,皇天定不负苦心人!不要将挑战当作负担,更不要以为能合格上班,就算万事大吉,人要有更高的追求,要往更高处走,见见本领更强的人!公司给了年轻人施展抱负的机遇,这一份支持,我真的羡慕!但是一定要记住,机会只留给准备好的那些人!有一身本事,才能天高任鸟飞!”,我看他饭菜凉了,说个不停,话来语重心长,却让我心中那一滩安逸的死水,顿时涟漪阵阵。

他是全厂无人敢怀疑的技术能手,是省级劳模,是高级工程师,是值长,却也是我一个人的师父。怀着一份羞愧,暗暗将一份未知的荣誉,藏在心间。

埋下头,探脚走在尘封二十多年的脚印上,方能感同身受。才能深刻体会到,前人一路创业而来,曾也是那般的孤独无助。那样深沉的一步一步,想必是艰难时不愿认输,所以脚才落的非常稳重?

艰苦奋斗,同心超越,那曾对我而言,好像有些模糊的企业信条,在不知不觉翻过的岁月中,在历历在目的言传身教中,渐渐在一人身上,也终于在自己身上,越来越能感受到它,真实而又热情跳动的温度。这绝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而是破茧成蝶后的标签与品质。要做好企业的事,先做好企业的人。

年月一晃,早已出徒。记不清是在哪次比赛的掌声中,看着他大拇指后满意的笑脸,我迎来自己工作后的第一份荣誉,那小本子方方正正,却又火红火红,像第一眼,高原上的火烧云。

第二份,第三份......我似是终能找到人生的价值是什么。不出所料的,他每次喜笑颜开,到宿舍来与我欢畅一叙,倒像是他得奖一样。甚至还隐约掩藏了一些,属于他个人的纯粹幸福,于心田深处尘封,未曾吐露。

也从那时候起,工作变的很忙,再没有懵懂岁月中,那一份百无一用的感觉。或是大型机组检修,亦或是小小故障处置,每次值长的呼唤,让我伴着一种无名的自信与踏实,慢慢灌溉着自己心中,那份不可分担与他人的责任。

“哎?你听说了吗?邹工调本部环安了!”

“哦?那他还会在李家峡吗?”

不知是何时的一次,急匆匆走过办公室门前听人议论,让我呆立良久,却说不上缘由。

那次后果然很少见到他。直到分公司安排考试,岗位提升,责任更重;直到发现、配合处理重大缺陷得到嘉奖通报,领导表扬肯定时,在宿舍门前的路灯下,发现手机上来了两个短信,很简短,“加油......”

自那以后,我一个人值班,同事很多,再找不出一丝孤独,却藏着一丝孤独难以言说。尤其是见到刚入厂的那些陌生而又年轻的面孔,不禁的就闪进他们房门,“哎?你们好!欢迎欢迎!嘿嘿嘿,这个宿舍我住过!挺好的!”

慢慢的好像将他忘记了,生活走进另一轨道一样,一切只真真实实的属于我。

“运行的那位同志!你刚才有不安全行为,一进厂房,我就看见你急急忙忙,我的工作有责任对你提出疑问,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记不清过了多久,熟悉的厂房中机器轰隆,我急匆匆想抄小道返回汇报工作,抬脚时,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让我惊来回头望去,一副规矩的眼镜后面,一张熟悉的笑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