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栏目 >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 黄河水电好故事
NEWS
新闻中心
追风逐日的光伏人
作者:张青银 紫丽 发布日期:2017-10-31

这是一个盛夏的早晨,太阳初升,霞光万丈,照耀着干涸而苍凉的戈壁大漠,阳光下的戈壁依然十分寒冷。

八点的时候,黄河公司格尔木200兆瓦并网光伏电站施工现场,旌旗招展、机车轰鸣,已是一派热火朝天的忙碌景象。升压站、子阵里,随处可见他们来回穿梭的身影。钻孔的、浇筑的、巡回的,施工区内建设者们穿着厚实的工服在各个作业面上专心作业,作业现场井然有序。

这是当时世界上一次性单体投资规模最大的光伏电站的施工现场,这一电站的建成对于地方电网,经济发展,都有着极为重要的、划时代的意义。

和所有的员工一样,早已习惯了巨大温差的沈有国,也穿着厚实的工服投入在紧张的工作之中。

在青藏高原长大的沈有国,1996年,从武汉水利电力大学毕业后,怀揣着理想和希望,回到了他热爱的故乡——青藏高原。在黄河公司,他从一名普通技术员干起,一路努力,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管理带头人。格尔木光伏电站刚一开工,他就把家安到了建设工地上。他知道,这,是一场硬仗,未来的日子里,他将和众多的建设者们向太阳叫板,与风沙为伴。

格尔木,地处青藏高原腹地,位于柴达木盆地中南部。这里海拔高、自然条件恶劣,早晚温差高达30度以上,“早穿皮袄午穿纱”便是这里最真实的写照。除了温差大,更可怕的是风沙,风卷着沙尘呼啸而来时,铺天盖地,能见度超不过五米,工地上的衣服、被褥、餐盒,瞬间就被吹得无影无踪。可想而知,这种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对于建筑施工来说,绝对是史无前例的极限挑战。

格尔木有着如此恶劣的自然条件,却是柴达木盆地上太阳能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是建设光伏电站的绝佳场所。黄河水电公司格尔木200兆瓦并网光伏电站就扎根于格尔木市东出口30公里处。

除却肆虐的风沙,冰火两重天的气温,格尔木的蚊子更是名不虚传,不仅个大而且数量极多,夏天它们简直猖獗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我们经常会看到正在工作着的沈有国不时拍打着自己的脸,每一次巴掌上都会有十几只大蚊子,与此同时,和他在一起工作的项目监理们扬起巴掌狠拍大腿和胳膊,他们问沈有国:“你拍死了几只?”。

当得知沈有国每一巴掌下去都有十几只蚊子时,他们打趣地说:“我们打死的蚊子够炒一盘菜了!”不难想象,蚊虫们密密麻麻漫天飞舞,寻找一切机会吸食人血,这将会给每一位在室外作业的人造成怎样的困扰和折磨?

工程进入高峰期时正值盛夏,13家建设单位的6000余名建设者,就是奋战在这样的戈壁,奋战在酷寒酷热、飞沙走石、蚊虫成群的格尔木荒漠。

每天早晨的现场例会我们都会看到从不缺席的沈有国。每一个子阵的工程进展,每一方阵焊接设备的配备等等,都要落实到位,都不能有丝毫偏差。作为建设部经理,沈有国的压力可真是不小。

在茫茫戈壁上施工,自然条件的恶劣考验着每个人的意志,格尔木会战以来,整整七个月的时间里,沈有国不仅要解决工期紧、任务重、人员少的矛盾,还要处理一个个接踵而来的难题。白天,他在工地上奔忙,夜晚就宿在一顶小小的帐篷里。为保质保量按期完成建设任务,他没有节假日和星期天,没有与家人团聚的机会。

时间辗转到了这一天的下午,沈有国突然接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电话,电话里他得知自己深爱的父亲永远地离开了他,放下电话的那一刻,沈有国脑子里一片迷蒙,身体开始失重,似乎要飘飞起来。父亲病重,是他早就知道的,然而工期紧他没有时间回家看望,谁知竟连见最后一面的机会也没有了。一种不可饶恕的伤感变成泪水,从他的眼中夺眶而出。

好不容易挨到黄昏,当太阳即将落向地平线时,沈有国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工地,他跪倒在黄沙中,对着一轮血红的落日仰天长啸,他不住地呼唤着父亲、父亲,可是,回答他的不是父亲的应答,而是戈壁滩呼呼啦啦的、呜咽着的风声。

那天晚上,他在自己小小的帐篷里一直坐到天亮,他为没有尽到一个儿子的职责而深深地自责,内疚的、决堤的泪水似乎要把昆仑山的积雪都冲垮。第二天一早,太阳刚刚越出地平线,他擦干眼泪,戴上安全帽,毅然决然地走上了工地……事后,我们问他,他说:“自古忠孝难两全,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只有干好工作,才是对家人最好的回报。”从他忧郁的面庞,我们读出了一个儿子的悔恨和思念,读出了他失去亲人的痛彻心扉的哀伤,从他坚毅的眼神,我们更读出了一个工程建设者战胜艰难险阻的决心和意志。

沈有国和千千万万与沈有国一样的建设者们创下了世界上历时最短、单体投资规模最大的大型光伏电站建设的新纪录,是他们,在这荒凉戈壁上演绎了愚公移山的现代版本,是他们,在这荒芜寂寥的土地上诠释出他们渗透在骨髓里的责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