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栏目 >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 黄河水电好故事
NEWS
新闻中心
为“老黄牛”精神点赞 ——记新能源集成公司工程项目中心主任黄希伟
作者:管理珍 发布日期:2017-12-12

 老黄牛以它任劳任怨的精神而被世人赞誉。新能源集成公司工程项目中心主任黄希伟就是一位称之为“老黄牛”的新能源工程建设者。

 黄希伟自学校毕业参加工作以来,一直从事他所学的专业——机电保护工作。先后参与了李家峡、公伯峡、积石峡等国内大型水电站的机电安装工作,重点负责机电保护工作,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对自己的专业进行了最大实践和巩固。

 2011年,黄河水电公司新能源工程建设全面铺开,主要是光伏和风力发电,格尔木一期200兆瓦并网光伏电站是黄河公司继西藏桑日10兆瓦并网光伏电站之后的第一个大型光伏并网电站,是当时属世界上最大的单体光伏电站,黄希伟首当其冲勇敢的担当起该电站机电安装重任。他拿出多年来在各电站机电安装工作中所积累的全部知识,用于格尔木一期200兆瓦并网光伏电站机电安装工作,在同仁们的大力支持和配合下,机电安装工作稳步推进。恰在此时,黄河水电公司乌兰光伏电站和河南2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正值机电安装阶段,由于时间紧,任务重,机电安装管理专业人员奇缺,他又肩负起乌兰光伏发电项目和河南光伏发电项目电安装重任,河南还没完成机电安装,茶卡又开始机电安装,他就穿梭于茶卡、河南两地之间,当时他恨不得把自己分成两个人守在两个电站。

 建设风电场,必须要有足够的自然风力,尤其是风力旺季(下半年到次年上半年),一般风力可达20米∕秒以上,茶卡风电场机电安装进入高峰时,季节已进入冬季,气温已经下降到零下20多度,即使穿的很厚,在现场不到一个小时,就被风吹透,一杯开水不到5分钟就能结成冰块,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要吊装高度达90米,重量达十几吨的风机塔筒和机组,困难可想而知,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黄希伟顶着刺骨的寒冷,坚持在机电安装现场,尤其是在调试机组时,要在90米高的机舱上下几次,90米高的空中要比地面寒冷的多,他都没有一句怨言,测试完成后,他已经成为一个寒冷的冰块,有一次差点没醒过来,大家伙替他捏了一把冷汗,冻的感冒已成为他的家常便饭,多亏了他那结实的身板!2012年12月29日,茶卡风电场首台风机并网发电,实现了黄河公司提出的2012年底并网发电的目标。

 2013 年9月份,茶卡风电场最后一台风机发电,黄希伟本想歇几天,但是龙羊峡水光互补320兆瓦、共和产业园区一期200兆瓦并网光伏项目已进入机电安装关键阶段,需要机电安装管理人员,接到命令后,他风尘仆仆,马不停蹄来到共和光伏电站工地,融入到机电安装行列,投入到紧张的机电安装工作中。当公司的记者问及多长时间没有回家,他摇摇头说:“我记不得了”。

 记者想采访他,约了几次,都没有机会见到他,这次还是晚上十点之后才见到了他。他刚进宿舍,记者就跟了进去,他肩上挎个笔记本电脑包,一身灰土,记者说明来意,他却说:“我只有半小时时间,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黄希伟还是个对工作精益求精的人。在2012年12月,茶卡风电场机电安装时,施工单位为了节省费用,将一台风机的一个电器设备没经检验和测试就装上了,黄希伟在仔细检查时就发现了,要求施工单位送检,施工单位说,检验了很多,只有一台没检,没事。可他坚决要求送检,检验结果却使他震惊,竟然不合格,及时消除了隐患。之后,他对所有设备又进行了一次全面复查。

 在谈到回家探亲时,他说:他记不得多长时间没回家。一次他回家后,6岁的女儿见到他竟然很陌生,在有限的两天里,他陪陪母亲和妻子,看望岳母就匆匆往回赶,临走时女儿抱住他的腿流着泪说:“爸爸,你不要走……”顿时,他也控制不住情绪,两眼湿润了。去年12月,儿子得病住进了医院,由于床位紧张,住不了院,妻子打电话要他回来想办法,他却在电话里说:“工程非常紧张,我怎能回家”,宁是被推辞了,后来被单位领导知道此事,通过其他途径解决了儿子住院的问题。平时家里有要事,妻子就打电话往回叫,但一一被他拒绝,慢慢地就不给他打电话,家里有啥大事,就自己扛着,不指望他了……

 2016年,黄河公司共和产业园三期200兆瓦并网光伏发电项目3月15日开工建设,以往光伏电站多半都在下半年开工建设,年底并网发电。而今年的共和三期光伏发电项目,根据上级单位要求,必须在6月30日前并网发电,从开工建设到并网发电,只有两个半月时间,也就是75天时间,75天?能否按时完成建设任务?这就给负责建设工作的新能源集成公司全体员工一个极大的挑战。

 建设任务确定之后,新能源集成公司从上到下,从内到外,从后勤服务到施工一线,凝聚了一股群威群胆、同舟共济、奋勇超前的力量。俗话说:火车跑得快,全拼车头带。作为工程项目中心的主任,黄希伟主动要求蹲点负责重点项目——共和三期200兆瓦和100兆瓦试验基地项目,和职工一起拼搏奋战。他的日常作息时间大家都很清楚,都安排着很紧张,除了必要的开会,他都在施工现场,施工现场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环节他都要走一走,亲眼看一看,从不放过一个细小的环节。在他的字眼里就没有“节假日”这个字眼,节日期间坚守岗位,让长时间没回家的职工回家看看,职工们见他很辛苦,也都不愿回家,和他并肩作战,他总是雷厉风行、马不停蹄的奔波在施工现场。

 有个成语叫披星戴月,用在黄希伟的身上,一点不为过,从支架安装到组件安装,从电缆敷设到汇集站设备安装,每一个环节都少不了,亲自看看才放心,每天第一个到工地,最后一个回到驻地,却常常错过吃饭的点,往往还是一边吃饭、一遍看资料。作者被他的事迹所感动,想找他了解情况,经过艰难才在工地现场找见了他,一眼望去,明显比去年消瘦了许多,他没有时间跟你停下来交谈,而是跟着他在施工现场转,经过一个小时的跟随,作者什么都不用问,就全都知道了。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共和三期200兆瓦发电项目工程管理人员在黄希伟的带动下,兢兢业业,忠于职守,克服各种困难,一心为工程建设着想,使工程建设按计划稳步推进。

2016年6月22日10时18分,共和三期光伏发电项目成功并网,“冲刺6·30”活动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根据相关政策和上级部门的要求,今年新能源集成公司又有两个项目215兆瓦光伏发电项目被列为冲刺“6·30”项目,就是格尔100兆瓦、共和115兆瓦光伏项目。

 有人说“时间就是效率”。在新能源集成公司建设管理的共和115兆瓦、格尔木10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建设工地,不仅时间是效率,而且创新是更大的效率,时间是有限的,而创新是无穷的。俗话说: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正是这些压力,成就了新能源集成公司干部职工的愿望。

 塔拉滩的天气变化无常,平常变天比翻书还快,刚刚还是艳阳高照,转眼间就是乌云密布,下起了倾盆大雨,时常还带有冰雹,施工现场无处避雨,等跑到最近的帐篷,浑身已经湿透,时常被冻得感冒。并网试运行期间,由于地块分散,管理难度增加,一夜时间要在每个发电区反复跑上好几趟,累了就地休息一会儿,饿了就吃点干粮,喝点纯净水,一连几天,大家都默默地努力着,直到6月25日9时18分,首批子阵并网投运,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其中有位员工说了一句话:“我想连着睡上三天三夜”。

 格尔木10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是黄河公司最大的平单轴光伏电站,由于是平单轴光伏电站,在施工过程中要比固定式要求高,在一个发电单元里所有的横杆都要平行,高度一致,否则,就会降低转动力度,这就需要精准施工。格尔木恶劣的气候给施工也带来了不小难度,在烈日炎炎的夏季,正值工程建设的紧张阶段,最高温度可达36度,在沙漠的地面温度早已超过了40度,好似进了蒸箱,这还不算,沙漠中的蚊子也不饶人,在火热的夏天,施工人员不得不穿的厚厚的,还是免不了蚊子的叮咬,一到晚上,身上总会多几个包。

 虽然困难重重,但新能源集成公司的干部职工,积极采取措施应对,和恶劣的自然环境做抗衡,谱写了一曲曲动人的乐章,涌现出了一个个感人的故事。在这期间,黄希伟就奔波于800多公里之间的格尔木和海南共和,为了冲刺“6·30”,在外面,他们什么苦也能吃得下,在格尔木工地的员工,4个月几乎就没有回过家,陪父母说话的时间少了,和妻儿团聚的时间少了。

 在两个冲刺项目并网投运后,黄希伟面对记者的镜头说:今年冲刺“6·30”的亮点主要体现在自我加压,不断创新。为保证“6·30”计划顺利完成,新能源集成公司干部职工心里把并网投运节点提前到“5·30”,自我加压,把工程进度按时间节点细化,按“5·30”安排工期;今年光伏电站基础灌注桩浇筑统一采用金属模具,代替了以往的PVC模具,金属模具可反复使用,不变形,不损坏,减少了由于更换模具(废旧PVC模具)带来的环境污染。

 黄希伟不但是个默默无闻的老黄牛,而且对工作精益求精,为了工作,缺少了家庭的温暖。作者不想用优美的词语赞美,只用朴实的、点点滴滴的事情告诉大家,老黄牛只有奉献,任劳任怨,不求回报。

分享: